图片 15

普瓦提埃战役:日尔曼人长矛森林挫败阿拉伯铁骑

当前位置:首页>世界历史>占领整个北非且越过比利牛斯山脉的阿拉伯人,为何没能拿下法国

阿拉伯人在陆续征服亚、非两大洲的大片领土后,又把他们扩张的目光投向欧洲。尤其是当阿拉伯帝国过渡到封建社会的阿拔斯王朝时,王朝统治者对欧洲的欲望比任何时期都要强烈!尤其是对当时东罗马帝国的首都黑海城市君士坦丁堡更是达到梦寐以求的地步。但由于自己实在是无力对抗东罗马帝国强大的海军希腊舰队。

占领整个北非且越过比利牛斯山脉的阿拉伯人,为何没能拿下法国

时间:2019-07-16 08:52:27编辑:铁骑如风

公元8世纪的阿拉伯人十分生猛的。他们从阿拉伯半岛一路向西占领整个北非,再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攻西欧,最远打到今天的法国境内,前期真是一路凯歌猛进。可是西欧至今仍是欧洲基督教的地盘,看不到阿拉伯人留下的据点,那么是谁阻止了阿拉伯人的步伐?

图片 1

​图1 阿拉伯帝国 (632年阿布·伯克尔所建政权)

一.拿不下君士坦丁堡,我就拿西欧

阿拉伯帝国是穆罕默德于公元632年在阿拉伯半岛上的麦地那创立的,是一个以阿拉伯民族为主体的政教合一的政权。

这个国家的开局和东方的大唐帝国一样生猛,在四大哈里发时期,先是在短短20余年间就征服了压在自己头上数百年的萨珊波斯王朝,直接和西征的唐军在中亚地区相遇。同时阿拉伯军队从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手中夺取了叙利亚和小亚细亚半岛的部分地区,并往西攻占了埃及等环地中海的北非地区,将拜占庭的势力从亚洲和非洲全部驱逐。此时阿拉伯人占领区的东西跨度已经接近6000公里,直接把大西洋和印度洋连接起来了。

然而这么生猛的阿拉伯人,却拿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没有办法。面对称雄地中海的拜占庭海军,博斯普鲁斯海峡对阿拉伯人来说宛如天堑。阿拉伯海军对君士坦丁堡发动的三次大规模进攻,都被拜占庭海军利用希腊火硝狠狠地挫败了。无奈之下,此时已经是倭马亚王朝的阿拉伯帝国想出了一个“大迂回战略”:从西欧的伊比利亚半岛登陆,然后攻下高卢和亚平宁半岛,从西边的陆路突袭拜占庭的后方,到时君士坦丁堡就是我囊中之物。

图片 2

说干就干,在稳定了北非的局势后,埃及总督穆萨·伊本·努塞尔派遣将领齐亚德率领以北非摩尔人为主力的7000先遣部队,于公元711年越过直布罗陀海峡登陆伊比利亚半岛,之后努塞尔本人率领数万主力军赶到。此时半岛上的西哥特王国正处于内讧之中,面对阿拉伯军队的突然降临手足无措,被一路平推到比利牛斯山脚下。这个盘踞半岛数百年的日耳曼王国,短短三年就拜倒在了阿拉伯骑兵的弯刀下。

实现了征服西欧计划的第一步,哈里发在心里已经将西欧人视作了战五渣。公元732年,他下令阿拉伯骑兵越过比利牛斯山脉,向高卢地区挺进。

图片 3

​图3 公元714年查理.马特成为奥斯特拉西亚公国宫相时的法兰克诸国形势图

二.我铁锤查理将担负起法兰克的兴亡

此时统治高卢平原的,是已创立二百余年的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在阿拉伯军队征服西哥特王国的时候,法兰克王国也发生了内部政治斗争。

从7世纪开始,王国的大权旁落于权臣——宫相的手中。此时的法兰克处于南北分裂的状态,南部的奥斯特拉西亚王国和中部的纽斯特里亚王国的宫相为夺取墨洛温王朝的大权,开展了一系列包括内战在内的权力斗争。最终奥斯特拉西亚的丕平二世迫使国王狄奥德里克三世承认他为全国唯一的宫相,其权力也从原来的管理宫廷事务扩大到可以掌管军国大事。丕平二世死后,他的私生子查理·马特于公元714年接替了宫相的位置,并通过几年的努力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查理·马特所接手的不得不说是一个烂摊子:内有纽斯特里亚和勃艮第的旧贵族叛乱,外有萨克森人和阿尔瓦人侵扰东部边界,但最危险的毫无疑问是刚征服了西哥特王国的阿拉伯军队。查理意识到阿拉伯人随时有可能大举进攻本国,于是在内部开展了一系列的整顿。

图片 4

​图4 凡尔赛宫内的查理·马特雕像

想对外需先解决内乱的道理西方人也是清楚的。查理先是在经济上废除了无条件分封土地的制度,推行“采邑改革”,在全国推行采邑制度,笼络了中小封建地主和自由农民为自己效力,奠定了骑士制度的基础。之后查理组建了一支由奥斯特拉西亚王国的自由农民为主的新军,利用他们先后平定了纽斯特里亚和巴伐利亚等地的贵族叛乱,并锻造出了一支强大的骑兵。但是在查理还没有完成这一过程的时候,阿拉伯人已经越过了比利牛斯山脉,开始与法兰克南部的封建贵族阿奎丹接上了火。

这个阿奎丹的领袖欧多伯爵可是了不得,一直都与宫相作对,还曾经击败过查理的军队,可见当时法兰克的封建分裂势力有多么嚣张。他自认为是强大无比,在面对阿拉伯人的进攻时骄傲轻敌,不知己知彼,结果在波尔多会战中被阿拉伯名将兼西班牙总督拉赫曼的五万骑兵狠狠地教做人了。实力大损的他无法再与阿拉伯人抗衡,只能重新抱查理的大腿以求自保了。

为什么查理·马特会有“铁锤查理”的称号呢?看他接下来的表现就明白了。

图片 5

​图5 法兰克王国的形成与发展

三.普瓦提埃:一战封神

与骄傲自大的欧多伯爵不同,查理从担任宫相之初就清楚地意识到阿拉伯人的强大,为此做了将近20年的准备工作。特别是看到阿奎罗这么强大的封建势力都败在了阿拉伯军队的手下,让他更加重视对敌方的情报工作和对自身军队战斗力的锤炼。

相反,阿拉伯人这回犯起骄傲自大的毛病来了。毕竟他们先是摧枯拉朽地灭亡了西哥特王国,之后又轻松击败了阿奎罗的军队,在他们眼里西欧还有能打的吗?面对这个“谁赞成,谁反对”的经典命题,铁锤查理高喊了一句“我反对”,并抬手接住了抽向自己的致命一掌。

拉赫曼率领阿拉伯轻骑兵一路北进,来到了法兰克王国的西部重镇普瓦提埃城开始攻城。骄傲的拉赫曼没有想到的是,查理早已经下令在法兰克的各城市构建起坚固的石制防御工事,而自己带领的轻骑兵却不善于攻城,因而被困于坚城之下。而查理已经锻造出了与之前步兵为主不同的,以新式重装钢甲矛骑兵为主的新军,同时配以杀伤力强大的希腊弩炮部队,战斗力有了质的飞跃。这是利用法兰克人身高体壮的特点,为克制阿拉伯轻骑兵而进行的军事改革。

图片 6

是骡子是马,该拉出来溜溜了。拉赫曼不是死脑筋,他分出一支部队对普瓦提埃城围而不打,自己则率领另一支部队北上进攻图尔城。查理为了保护这座基督教的中心城市,率领自己的精锐法兰克骑兵前来与阿拉伯人会战。他敏锐得发现阿拉伯人的后勤补给线过长,没有直接派大军全线进攻,而是派出小股骑兵骚扰对方,并趁机切断了敌方的后勤补给线。这一举动使得拉赫曼大为惊恐,赶紧下令从图尔城往普瓦提埃方向撤退。

由于之前的战争打得太顺利,几乎每个阿拉伯士兵都抢掠得盆钵体满,不论他们的统帅如何强令放弃辎重轻装撤退,就是不肯丢下自己手里的财宝。无奈之下,拉赫曼只能不断派出一些骑兵掩护主力断后,结果都被尾随其后的法兰克骑兵吃掉了。这样的死亡循环持续了6天,如果在继续个十天半月,哪怕再多两倍的人数也会消耗殆尽。为了避免进一步的损失,拉赫曼退到普瓦提埃城下后,集合攻城部队与查理进行决战。

图片 7

战役一打响,阿拉伯骑兵便向着法兰克军队发动全线冲锋,这是他们之前克敌制胜的法宝。可是这一招在查理面前不顶用了,法兰克的弩炮部队隔着几百米就是一通密集弩箭招呼,给前锋骑兵重大杀伤。后续的骑兵继续进行无谓冲锋,可是冲到阵前才发现是一群明晃晃的长达5米的钢矛在等待着他们,很多人就这样被刺个透心凉。法兰克步兵顺势将锋利的重标枪一齐扔出,将缺乏装甲护具的阿拉伯人杀得是哀鸿遍野。

在成功压制了阿拉伯骑兵的冲锋后,查理马上下令重骑兵全线进攻。阿拉伯人缺乏骑射部队,根本无法抵挡人高马大的重骑兵的冲击。此时欧多伯爵的阿奎罗骑兵趁机从背后偷阿拉伯人的大营,那是堆积阿拉伯人战利品的地方。见到大本营被劫,早就被财物迷住双眼的阿拉伯士兵毫无战心,只顾着保护自己的财富,因而已经溃败的集团军更加混乱。拉赫曼的残军被查理的主力重重围困,不久就全军覆没,拉赫曼本人也战死沙场。

由于查理的精心布置与勇猛顽强,法兰克军队以2000人的损失歼灭了一万余阿拉伯骑兵,战损比达到1:5。普瓦提埃战役的辉煌胜利,便是查理“铁锤”称号的一个最有利的证明,真可谓是封神之战。

图片 8

​图8油画普瓦捷战役,画中执斧者是法兰克首领查理.马特

四.一石激起千层浪:基督教世界的全面反击

在普瓦提埃取得大胜之后,欧多伯爵请求率军追击阿拉伯人,将其彻底赶出西欧地界。在政界和军界叱咤风云20年的老狐狸查理深谙制衡之术,清楚如果让欧多将阿拉伯军队彻底赶出西欧,那么这个旧时的宿敌就将获得更大的势力来与自己对抗,因此保留阿拉伯的势力在伊比利亚半岛与阿奎罗相爱相杀是必要的。就算欧多不想反叛自己,他也怕中了阿拉伯人的诱敌深入之计而损兵折将,到时候自己还要继续去擦屁股。鉴于这种考虑,查理拒绝了欧多伯爵的请求。

普瓦提埃已经是阿拉伯人的军力和后勤所能扩张的极限。阿拉伯人孤军深入基督教世界的腹地,自己的数量和军备又不占优势,而法兰克人又是以逸待劳,被击败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攻入高卢的阿拉伯骑兵经此一战,已经无力在当地扎根,只能退回伊比利亚半岛,继续和阿奎罗在比利牛斯山脉地区小打小闹。

图片 9

​图9 19世纪画家笔下的高卢境内的阿拉伯侵略军

查理在击退阿拉伯人的入侵后,继续向东统一了勃艮第和萨克森等地。他的儿子丕平三世在教皇的帮助下,于公元751年废除了墨洛温王朝,自己继位为法兰克国王,开启了加洛林王朝的统治,紧接着便有了“丕平献土”的故事。

阿拉伯人的势力被驱逐出高卢后,基督教世界士气大振。伊比利亚半岛的日耳曼人不断发动反抗阿拉伯人的起义。拜占庭帝国吸收法兰克军队的先进经验,也组建起了钢矛重骑兵与阿拉伯人硬刚,并于公元746年在塞浦路斯的海面上再次大败阿拉伯人的海军,歼灭了对方将近10万人的兵力,并趁机收复了小亚细亚半岛和叙利亚的安条克地区。

倭马亚王朝经此一连串的打击,国内爆发了由东伊朗呼罗珊地区的阿巴斯掀起的夺权叛乱,将旧哈里发马尔万二世赶出巴格达,从而开启了阿巴斯王朝的时代。

图片 10

小结:阿拉伯人虽强,但也不是天下无敌的

任何帝国都有其地理扩张的极限,阿拉伯帝国也不例外。能够进攻到法兰克中部的普瓦提埃,已经是其武力的巅峰表现了。而且西有法兰克,东有大唐帝国,阿拉伯人绝不是无敌的存在。更何况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阿拉伯人战斗力再强,打下超过13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也是守不住的。阿巴斯王朝在经历了极盛时期后,分裂成诸如塔希尔王朝等诸多王国,哈里发到最后实际统治的地带只剩巴格达一隅之地,最后被西征的蒙古铁骑踏平。

不过阿拉伯人倒是可以不用灰心丧气,两百年后出现了一个奥斯曼帝国,完成了攻陷君士坦丁堡的未竟大业。

因此,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改变战略。采取从陆地上,经由北非越过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从背后合围君士坦丁堡

于是,公元711年,阿拉伯远征军征服北非迦太基和摩洛哥。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灭亡了西哥特王国占领西班牙。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统治者的计划初战告捷,他们欣喜若狂。现在,他们的目标已经不仅仅只是原来的君士坦丁堡。而是整个欧洲的基督教世界。阿拉伯统治者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将欧洲基督教世界的“异教徒”彻底纳入自己的宗教势力范围。整个西方文明再次面临来自东方亚洲文明的威胁。这是欧洲自公元452年匈奴人入侵后再次遭到的最严重的威胁!

图片 11

整个西方世界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在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看来,这是轻而易决。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好进入“异教徒”的心脏罗马城去参观。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入侵迎头碰上了一个在欧洲地区新型的强有力的对手。这个对手是阿拉伯人以往所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这个强大对手就是当时西欧高卢地区正在崛起的由日尔曼族法兰克人建立的–法兰克王国

法兰克人是欧洲日尔曼族的一支,早期生活在今德国莱茵河流域。公元3世纪时,统治西欧的西罗马帝国已经进入灭亡的前夕。于是,法兰克人趁机跨过莱茵河,进犯当时西罗马帝国最富裕的行省高卢。西罗马帝国对这些曾经的“蛮族”已经无能为力。于是法兰克人就在高卢东北部也就是今天的法国定居。但当时法兰克人分属于多个不同的部落,并没有统一的集体。

图片 12

法兰克人的转机发生在公元486年。法兰克历史上一代英雄克洛维出现了。克洛维在16岁就继承了他祖父的法兰克撒利部落首领的职位。表现出杰出的政治才能。公元476年,威震欧洲数百年的西罗马帝国灭亡了。这给法兰克人带来扩张的绝好机会。但他们必须面临一个相当难缠的对手,就是由西罗马帝国末期最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阿契斯亲手组建、训练的西罗马帝国最后一支能争善战的军队-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当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亲手杀害阿契斯后,帝国高卢军团集体哗变割据高卢。虽然西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灭亡了。可是,以重装铁甲骑兵为主的高卢军团还在。他们不断击败企图窜犯高卢内陆的法兰克人。由于自身的分裂,法兰克人开始根本不是组织严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的对手。但事情随着法兰克历史上一代英雄克洛维的出现改变了。

图片 13

凭借自己卓越的政治才能,年轻的克洛维成功的将分散的法兰克各部落联合起来组成联军,对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发起强有力的进攻。公元486年,年仅21岁的克洛维率领他一手策划的法兰克部落联军捅进高卢内陆,与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在巴黎东北的苏瓦松爆发决战。克洛维依仗自己军队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采取重装步兵坚守,集中所有法兰克重装铁甲骑兵从正面突击和迂回包抄相结合的战术,在苏瓦松决战中全歼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高卢军团战死超过3万人。从此西罗马帝国的势力彻底消亡。法兰克人夺取了整个高卢地区。但是,苏瓦松决战后,本来就脆弱不堪内部矛盾重重的法兰克部落联盟立即崩溃。各部落又重新回到相互厮杀的状态。克洛维利用自己高超的政治手段,要么武力兼并,要么用卑鄙的政治诱杀。最终除掉了所有的对手统一了整个法兰克民族,在高卢建立起了法兰克王国,成为欧洲各王国中最强大的国家。

图片 14

公元711年,为了实现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统治者的“宏图大志”,以摩尔人为主的阿拉伯远征军横渡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灭亡了西哥特王国占领的西班牙。随后准备经高卢进入意大利征服罗马城后合围君士坦丁堡。这样一来阿拉伯人就必须面对欧洲当时最强大的国家法兰克王国。但是根本不了解西欧情况的阿拉伯人却想当然的把法兰克王国当作和西哥特一样的“软蛋”。于是,公元732年,阿拉伯人越过比利牛斯山进入高卢,高高兴兴的一路上一边打劫着一边向高卢内陆推进。而当时的法兰克王国自身内部的形式也确实不容乐观。当时的法兰克王国自身正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由于采取国王死后诸子平分领土的政治制度,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自从开国君主克洛维死后就始终处于分裂、混战和再统一的反复中。这样的过程严重削弱了墨洛温王朝王室的权利,造成权利逐步落入掌握宫廷事务的宫相之手,而国王成了傀儡。到阿拉伯人入侵的时候,法兰克王国的实权已经完全落入王国宫相查理·马特手里。但即使是查理·马特对全国的控制能力也不稳固。

图片 15

他要随时提防南方崛起的大贵族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入侵。欧多的挑战令查理·马特寝食难安。但不久他得到一个惊喜,阿拉伯人来了。公元732年,帝国西班牙总督阿卜德.拉赫曼率5万阿拉伯骑兵越过比利牛斯山进入高卢。由于是选择南方地区。因此阿拉伯人一到高卢就正好进入了法兰克大贵族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地盘。有意思的是,和不了解法兰克人的阿拉伯人一模一样,作为新型贵族老大的欧多居然也根本不了解阿拉伯人。凭借自己手下曾经不断击败王国宫相查理·马特的大军,欧多根本没把阿拉伯人放在眼力。于是欧多亲自领大军应战阿拉伯人。结果,阿拉伯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结结实实的抽了这位骄横的阿奎丹伯爵欧多一记响亮的耳光。双方在波尔多遭遇。以步兵为主配以少量轻骑兵的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军队在全是骑兵组成的阿拉伯远征军面前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在阿拉伯骑兵的轮番冲击和分割包围打击下,欧多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连他自己也受了伤。无奈的阿奎丹伯爵欧多只得率领残部狼狈的投靠他昔日的对手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这样一来,查理·马特没用自己动手就解决了他的心腹大患阿奎丹伯爵欧多。但作为精明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的查理·马特很清楚,当下他真正的对手是阿拉伯人。于是,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和阿拉伯远征军统帅阿卜德.拉赫曼交手了。不过,与笨蛋阿奎丹伯爵欧多不同的是,查理·马特通过个中情报已经充分了解到了对手阿拉伯人的详细情况。

事实上。在此次战前。已经征服西班牙20多年的阿拉伯人同占据法兰克王国南部的欧多的军队在分割高卢和西班牙的比利牛斯山区已经零敲碎打的整整折腾了20年了。如果不是阿奎丹伯爵欧多对待阿拉伯人的不重视,他的结局完完全会是另外一番景象。现在,通过欧多手下的详细介绍。查理·马特已经有了如何对付阿拉伯骑兵的方法。

发表评论